本站广告.如误点击.返回重新打开即可 狼人AV站:

原住民与熟女

时间:2018-10-07 阅读量:加载中 来源:


原住民与熟女

四年前,当时的我正值熟透的绚烂年华33岁,全身散发著成熟妩媚的迷人风采,举手投足间不知不觉流露出暧昧诱惑的韵味,常常成为好色男士藉机搭讪的对象。

事情是这样发生的:

跟我老公结婚后,一直都住在老式三合院的偏间,现在小孩已经渐渐懂事啦!不方便跟我们睡在同一房间,因此国训跟他老爸商量,在屋后那片菜园盖栋房子,老爸很好商量,一下子就答应啦。

于是交给一家小型建筑商,很快地完成设计,是二楼三的透天昔,就这样敲敲打打的盖起来。

当时服饰店的生意刚好是淡季,而我在那上班是靠抽佣的,反正也赚不了多少钱,因此甘脆暂时辞了在家帮忙,替工人买便当送开水兼监工,可以说一天到晚都穿梭在一群粗人之间。

逐渐地,每天都抱著期盼的心理等工人的到来,同时无意间会打扮一下,衣服也穿得美美的,女人嘛!总是喜欢被欣赏、被讚美的。一回生两回熟,很快地就跟他们聊聊天、开开玩笑,当然哪,私底下打情骂俏、吃吃小豆腐是在所难免的。

在一堆工人当中,有一位外表长得非常粗犷,眼睛深邃像老外,皮肤黑得发亮,总低著头努力干著粗活,有时拿便当或倒开水给他,总是腼腆一笑,不敢正视我。后来知道是阿里山的原住民,叫阿仁,年纪轻轻的才24岁。

不知是居于什么心理!对他的印象特别好,常常藉机逗逗他,而他也总是木讷地傻笑,或嗯啊、呀啊地回应。

有一次,跟别人玩笑开过火啦!他们拉著我的手,抢著要掀裙子,「啊!不要啦!我要生气喔!」我大声娇呼著。「哦~看到了!是黑色的‥‥」大伙儿一阵起哄,阿仁听到啦,很快衝过来解围。

我感激的望了一眼,红著脸掉头溜回房裡,扔下被大家调侃的阿仁。不过大家也不敢过份欺负他,因为实在太魁梧了,平常待人又不错。

隔天买便当的时候,特别偷偷地淮备一份丰盛的送给阿仁吃,下午过去工地时遇上他,很高兴主动的向我说声谢谢。

而我也轻声的告诉他:「不要客气!我还没谢谢你呢!昨天要不是你,我就被他们‥‥欺负。你喜欢吃什么?告诉我,我会淮备。嘘~不要让他们知道。」

无形中一份暧昧的情愫在发酵‥‥由于阿仁的家远在阿里山达邦村,因此单独住在工地旁简陋的工寮,顺便看守建材。为了看看他,有事没事常藉口送吃的东西,找他聊天。

每次看他打著赤膊,手臂、胸膛纍纍突起的肌肉,真叫人内心悸动不已,一股衝动由然而生‥‥每每在聊天当中,藉机触摸他油亮的肌肤,起先他还有点腼腆,缩手缩脚地,渐渐地也就习惯啦!

甚至偶而会忘情地碰触我的手还有身体,因此这短暂相处的时间,是我每晚所盼望的‥‥

有一天夜裡,老公国训不知跑到哪裡聊天去了?天气非常闷热,屋裡又呆不住,于是信步来到工寮。

「阿仁!阿仁!有人在吗?」咦~到底跑到哪?于是推开门走了进去,「哇~」我轻呼了一声,阿仁他正大辣辣地逞大字型仰睡著,全身仅著一件宽鬆的内裤,桌上横躺著两隻米酒空瓶子,花生空壳子散落一地。

「真是的,山地人就是山地人!酒好像命一样‥‥」嘴裡滴咕著,顺手把桌子收拾一下,拿起扫帚将散落的垃圾清一清‥‥

我的眼睛不免瞄向熟睡中的他,因为闷热加上喝酒,全身都是汗,湿漉漉地‥‥平常爱乾淨的我会很讨厌,不过在他身上别有一番粗犷的美。不知不觉停下了手中清洁的工作,深深地被吸引住啦!

缓慢的移动脚步,靠近他的身边,伸出手轻触湿滑的手臂,并且轻声试探著:

「喂!阿仁!醒来‥‥喂!」还是睡得像猪一样!于是我轻轻把门推上‥‥小心奕奕地在床沿坐下,怯怯地将手放在浑厚的胸部‥‥喔!好结实!好有弹性!

真叫人爱不释手‥‥接著将两隻手掌平贴上去,炽热的感觉立时经由手臂传导到激情的心扉‥‥哦~好性感、好刺激喔!

手心缓缓的抚过坚实微凸的乳头,它像会发电似地刺激敏感的掌心,刹那间下体引起一阵抽搐‥‥一股温热湿润了私密部位‥‥

接著摸向凹凸不平的腹肌‥‥喔!假如能贴在身上不知有多好!当我沉醉在意淫情境裡的时候‥‥他身体突然动了一下!我吓得赶紧将手收回,看他嘴巴喃喃有词地一边说著梦呓,一边将手插入内裤用力搔痒‥‥

巨大的阳具也随著在裤内大幅摆动‥‥经过一阵搔动之后,两手一摊,又打起呼来啦!这时发现一截狰狞的肉棒跑出裤头,被鬆紧带卡住,紫红色的龟头穿出乌黑的包皮,在小腹上闪闪发亮‥‥

相信这时如果有镜子的话,我的脸一定红得像猪肝一般‥‥想离开嘛!两脚又不听使唤;想留下嘛!又有些不妥!于是站了起来微微打开房门,探头出去看了一下,村裡路上一个鬼影子都没有‥‥稍稍放下心来,重新坐回床上。

心想,反正醉得像死人一样,打雷也吵不醒‥‥于是再度伸出颤抖的手‥‥

很快地,宽鬆的内裤卷落卡在小腿上,一隻密佈青筋蟠延交错的大阳具,静静地躺在鸟巢似的浓密阴毛上,接下去是两颗硕大的睾丸纍纍地垂挂胯下‥‥这时我爱怜地握住阴茎,缓缓的搓上套下‥‥

每一次的套下,龟头呈现得比上一次巨大,每一次的搓揉,肉棒一次比一次粗、一次比一次长、硬‥‥

我的手再也无法掌握那粗壮无比的大鸡巴啦!说有多粗就有多粗!而且硬得像铁条一样‥‥想不到烂醉如泥的他竟然还有感觉!我不禁惊讶想著。

此时的我,下体已经湿淋淋、黏答答了‥‥再也受不了啦!一手握著大肉棒,一手伸入裙内将三角裤脱掉,并且快速地抠揉蜜穴‥‥「哦~好舒服‥‥好美喔‥‥」忍不住娇啼出声‥‥

壮硕的身躯、湿腻滑溜黑亮的肌肤,以及昂然耸立的大鸡巴,活生生淫荡荡地横陈眼前,不停的刺激我的视觉与触觉神经‥‥飢渴的我慢慢地低下头‥‥樱唇轻启,香舌微吐‥‥终于点上了光亮的大龟头。

舌尖轻轻地绕著‥‥舔著,扫过马眼,越过龟菱,轻柔地滑过阴茎‥‥终于埋没在他的胯下‥‥虽然原住民特有的体臭是那么的浓郁、那么的刺鼻;但是反而像催情剂更诱发我的性欲,更让我疯狂‥‥

整个胸部趴在他纍纍坚实的小腹,淫秽地密贴著‥‥头部埋在两条大腿中间,樱唇不断的舔吸、轻咬那两颗硕大阴囊,甚至张口轮流含弄睾丸‥‥这时发觉他的下体微微抽搐,而整根肉棒又胀了好大,像小孩的手臂一般粗!

嘴唇又回到鸡巴顶端,猴急的张开檀口,把那顽大如小鸡蛋的香菇头含吞下去。哦~实在太大了!樱桃小嘴都快裂开啦‥‥

逐渐适应它的粗大,开始往口腔深处吞嚥,直到抵住咽喉,再向外退缩到龟头肉菱,週而复始的吞噬著。另外右手握住阳具根部,配合嘴唇上下套弄。

时间不知过了多久?我的嘴巴已经酸到不行,但是它还是越舔越勇、越吸越硬!并且开始不规律的收缩‥‥耳朵传来间断喃喃梦话,偶尔嘶哑低哼‥‥好像正在梦游太虚,春梦连连‥‥

而我除了努力替他口交手淫之馀,随著情绪高亢仍然不忘腾出左手,疯狂地抠插秘穴‥‥「喔!呜‥‥呜‥‥快!快插进来‥‥哦~喔‥‥」

我蹙著蛾眉,贪婪的摆动细腰,挺举秘丘,娇哼不已‥‥就在这时候,他忽然急速挺动大鸡巴,几乎肏入深喉咙内!害我乾呕连连‥‥汪汪的泪水从眼眶挤出‥‥

当我还没回过气来时,紧接著温烫的精液随著阴茎的脉动,大量的喷入咽喉内,一波又一波‥‥一股又一股‥‥我不停的吞嚥,不停的吸吮‥‥

可是好像永远吞不完似的!不及吞嚥的精液从嘴角溢流而出,滴落在他的小腹上‥‥一时工寮内瀰漫著淫糜腥秽的味道‥‥好不容易肉棒停止脉动啦!终于舒了一口气‥‥不过我仍不忘将残留在龟头、阴茎的淫液舔吮乾淨。

这时回头看阿仁,好像非常舒爽地仍旧呼呼大睡!我拿起丢在一旁的三角裤,爱怜的仔细擦拭他的身体,直到满意为止,顺手将掉落小腿的内裤,替他穿上‥‥

站起身来,用手背把沾染嘴唇的精液擦掉,稍事整理一下,打开房门探头察看,趁著路上没人快速地溜出,眼眸含春低著头走回家裡‥‥

第二天将近中午,我装做若无其事的进入工地,将提在手上的冰水放下,高喊著:「休息一下!来喝冰水‥‥」大伙一下子围了过来。

「咦~阿仁人呢?」「他在楼顶搬水泥啦。」

「喔!」虚应一声,顺手倒了一碗往楼上爬。

身后不知谁打趣:「老板娘对阿仁特别好!哈哈‥‥」我回头呸了一声,不再理他们。

到了三楼顶看他一个人在大太阳底下搬水泥包,一样是打著赤膊,汗流浃背地。「阿仁!休息了!」我爱惜的说。

「喔!老板娘!谢谢你喔!」

「哎呀!不要叫我老板娘,我姓王,叫名字或叫我王小姐好啦!来!喝水。」我找一处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。

「来!这裡凉快一点,过来!」他顺从的在旁边坐下。一边看著他喝凉水,一边回想昨晚的情景‥‥脸颊不禁热烘烘的。

「王小姐!你昨晚有去工寮哦?」听到他的询问,吓一跳!刷!整个脸更红了‥‥

我心虚的说:「有啊!你怎么知道?你不是醉死了吗?」

他搔搔头说:「我早上起床,看到屋子裡有清扫过,我猜是你啦!」听到这裡我一下子放下心了!

反过来轻啐:「你哦!就喜欢喝酒,醉醺醺的跟死人一样‥‥」

「嘻嘻!无聊嘛!喝喝酒又不会怎么样‥‥」

「无聊?无聊不会出去找女朋友?」

「我哪有女朋友!唉~我们原住民谁喜欢?」

「咦~你没交过女朋友?看不出来还是个处男呢!嘻嘻‥‥」我心裡暗喜藉机戏弄调侃。

「你不要笑我啦!王小姐,你好漂亮哦!皮肤好细好白!不像我们山地女生都黑黑的。」他害羞低著头回答。

听到他的讚美,抿嘴偷笑,伸手推了推他强壮有力的臂膀,眼裡充满浓浓媚意的说:

「你哦!不老实!吃我豆腐,我那裡漂亮?都三十多岁了!」

「真的啦!你皮肤白、身材又美!真的好漂亮‥‥」

听到这话,不觉得立起身来,提起裙摆露出白花花的大腿转了一圈,嘴裡甜腻腻的说著:

「哪有漂亮!你说我哪裡漂亮?」

就在这时候楼下传来爬楼梯的吵杂声‥‥「喔!快中午了!便当还没买哪!我下去了‥‥」丢下话赶快下楼离开。

这阵子满脑子都是阿仁粗犷的影像,日思夜梦仍然是他‥‥尤其想到那晚在工寮的淫荡情景,就春情勃发,骚穴裡不断的流出淫水‥‥忽然间灵光一现!心理打定主意。嗯!晚上就做‥‥

到了夜裡,趁著我那死人出去串门子,刻意换上一件细肩宽鬆低胸上衣,下面套上丝质迷你裙,从柜子裡拿了一瓶21年的洋酒,悄悄地来到工寮。

喀、喀!轻轻地敲门,「谁呀!」门应声而开‥‥

「王小姐!是你!进来坐。」阿仁客气的招呼。

「吃饭了没?我带来你最喜欢的‥‥」边说著进入屋内。

「你带什么来?」「呐!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吗?拿去!」我将藏在背后的洋酒高高举起。

「哇~洋酒耶~这‥‥这很贵的!」他接过像小孩子高兴的雀跃著。

「你留著慢慢喝,喝完我家还有。」我爱怜地说。

「来!我们现在就喝,陪我喝一杯。」他边拆瓶盖边咬喝。

「我不会喝酒,你喝!看你喝就好。」心想喝了脸红红不好交待,因此推辞著。

屋内只有一张凳子,于是就随便坐在床沿。由于床很简陋、很低,当坐下时迷你裙往上缩,一大截的大腿就露出来,几乎快看到内裤‥‥

在边喝边閒聊中,发现他的眼睛一再闪烁,不时瞄向裸露的大腿,还有窥视宽鬆衣领下高高挺起的酥胸‥‥而我当作不知道,且时时变换坐姿,或前倾或往后仰,肆意地摆弄撩人躯体,极尽诱惑之能事‥‥

看他一杯接一杯的灌进肚裡,把烈酒当米酒喝!很快地满脸红得发紫,眼球佈满血丝,看人的眼光更是恐怖放肆‥‥讲话也不再拘束了‥‥这是我期待的。

「看你!喝得满头大汗的,天气这么热把汗衫脱了‥‥」
「不好意思啦!不热!不热‥‥」

我站起来摸摸他湿透的汗衫:「还说不热!都湿啦!来!双手举高,我帮你脱‥‥像小孩子。」

于是很顺利的将衣服脱离,然后就用那件汗衫,温柔的擦拭他那粗壮的身体,当擦到前面时,那两颗丰满的乳房随著手部的动作,在他眼前大幅晃动,甚为旖旎煽情‥‥

再往下一看‥‥哇!裤裆像篷帐高高顶起‥‥不由得蜜穴引起一阵痉挛,淫液源源流出,沾湿啦轻薄蕾丝三角裤。

忽然我,哇~惊呼了一声‥‥他那巨钳似的双手拦腰将我抱住,张开嘴巴狠狠地咬住抖动的乳锋‥‥

「放开我‥‥呜~放开‥‥喔!好痛哦!嗯‥‥放开‥‥」我两手不断地捶打、不停的推抵‥‥但显得是那么的软弱无力,甚至似拒还迎地抓住他散乱的头发,将涨鼓鼓的乳峰往他脸庞挤‥‥

在挣扎当中,两条挂在肩膀上的细肩带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下来!半杯式的胸罩及圆弧粉嫩的乳房,颤危危的淫露出来‥‥

于是他将胸罩咬住,用力往下扯,那两颗激凸嫣红的乳头,暴露在昏黄的灯光下‥‥到口的樱桃当然不能放过!他那血盆大口很快地再度咬住,又吸又咬又舔的‥‥

这时的我只能颤声的呻吟著:「唔~哦!嗯~嗯‥‥轻!轻一点‥‥喔!喔‥‥」底下温热的淫水,透过已经吸满水份的内裤,缓缓地顺著大腿内侧往下流‥‥

逐渐地,乳峰已不能满足他的欲望啦!他那粗糙的双手移到迷你裙底下,紧紧地捏住圆翘的臀部,像揉面似地不断用力搓揉‥‥哦~好美!好舒服喔!这时的我眯著惺忪的双眼,只有享受的份了‥‥

随著搓揉,我不停的将耻丘往前挺,去磨擦他强壮的胸膛‥‥

「哦~不!不要‥‥呜~呜~啊!不要挖‥‥嗯~好!好~爽喔~深!深入一点‥‥对!好美好美!」在他扒开三角裤,用手指分开花瓣,插入敏感淫露的秘穴时,我再也矜持不了啦!唯有语无伦次地娇哼连连‥‥

阿仁他,不停的插、挖、抠‥‥由一隻中指变为两隻‥‥几乎把蜜壶裡面都搅尽了!阴道裡的皱摺都一一数遍啦!

而我仅能酥软的娇喘‥‥腻声呢喃!趁著我沉醉在快美中时,很快的将已经湿漉漉的三角裤扒下‥‥哦~我已经无力阻挡啦!

接著把我抱起来,平放在散乱的床铺上‥‥刷一声!将裤子拉了下来,一隻乌黑粗犷的阳具脱颖而出‥‥而且还狰狞的一跳一跳颤动著。

被美色迷惑冲昏了头的阿仁,已不再怜香惜玉了!粗暴地将两条腿捞起挟在腋下,那已经充血微露的阜间肉瓣,淫荡荡地张开著‥‥接著猴急的把硕大光秃的龟头抵住我那湿漉漉肉穴‥‥

「喔!痛!喔~轻一点‥‥你的太大啦!」他不断的用力挤,而我不停的喊痛‥‥就在这节骨眼上‥‥

喀、喀、喀‥‥「妈!妈!开门啦‥‥」敲门的正是我那五岁的小儿子!当时我们紧张的马上分开,各自把衣服穿好‥‥

「妈~开门,妈~开门啦!」「来啦!来啦!」我飞快地将头髮拢一拢,顺手将门打开:「阿成!你找妈喔!」

阿成一双眼珠疑惑地打转著:「妈~你们在做什么?我等得好久‥‥」

「乖~我跟阿仁叔叔在聊天。咦!你怎么知道妈在这裡?」我心虚的问。

「人家找很久,刚才在门外听到妈的声音‥‥」阿成稚声的回答。

「我们回家,乖!跟叔叔说再见‥‥」牵起阿成的小手往外走,同时不忘回头用那消魂的媚眼勾了一下‥‥

回到家裡我不放心的哄骗阿成:

「睡觉去!不要告诉爸爸,说妈妈跟叔叔聊天喔!我明天买玩具给你。」

「嗯!好!记得买玩具喔!我要飞机。」怀著一颗不安的心看他入睡,一夜无事‥‥

从房子开始动工以来也三个多月啦,整个工程已接近尾声。工人陆陆续续离开了,因为阿仁努力勤快,因此工头特别要他留下来,做一些收尾的工作。

而我内心裡也感激这样的安排,自然而然地单独相处的机会就多起来。有时趁装潢的空档,没有其他的工人,新屋子裡更是我跟阿仁打情骂俏的最佳场所。

有一天,国训因公司招待国外旅游一个礼拜,他照例没带我一起出国。出国期间刚好颱风来袭,因为是中度颱风,尤其入夜后风雨特别大,又停电,四週一遍漆黑。

新房子那边不停传来砰砰巨响‥‥好像是门窗没关紧,我不放心的站在厨房往那看,也不知该怎么办?

忽然看到阿仁推开工寮的门,拿著手电筒往新房子跑‥‥当时我真的很感动,心想现在小孩都去睡了,反正没事,于是拿起雨衣披上,由后门跑过去。

啊!大门又锁上了!「碰碰碰!开门!阿仁开门!」大力的敲打著门‥‥好不容易打开啦!阿仁讶异的看著我全身像落汤鸡似的。

「王小姐!你怎么也来了?」

「风雨那么大!乱恐怖的!看到你过来,我也就过来看看有什么可帮忙的?来!我们先检查一下门窗。」于是开始逐间逐楼将没关紧的一一锁上。

「好了!王小姐我们回去了。」他催促著我。

「等一下嘛!雨这么大!等小一点再走也不晚,陪人家嘛!」我爹声爹气著摇晃他强健的手臂。

「好、好!那我们到二楼去,那裡我已经清理乾淨了。」于是他拉著我往楼上走。

「好黑喔!幸好有你陪著!」我温驯的依偎在他身边。这时忽然像电影情节一样,轰隆一声雷响‥‥我吓得紧紧抱住阿仁‥‥

「不要怕!不要怕!」他温柔地拍著背部。

虽然雷已经过了!不过仍然藉机将身体往他怀裡挣‥‥而他也就不客气地将我牢牢抱住‥‥这时风声雨声彷彿消失似的,耳裡听到的只是他强而有力怦怦!心跳声‥‥

时间好似停格一样‥‥我们都默契的在享受彼此的肉体‥‥谁也不肯放开对方。后来,我缓缓地抬起头来,注视著他深邃迷人的眼眸,将温柔飢渴的樱唇贴上‥‥

而他也张开嘴唇将我含住,用力的吸吮‥‥不但把香舌吸入口中,而且好像要将我体内的空气吸尽一般‥‥在你来我往啧啧湿吻声中,我晕眩啦!四肢无力的瘫软下来,而他也顺势将我压在身下‥‥

外面风雨交加,雷声隆隆,不知是我脱他?还是他脱我?很快地两具赤裸裸的肉体,胸贴胸、股贴股的纠缠在一起‥‥偶而窜过的闪电,将我俩的胴体照亮得那么黑白分明、刻划得那么美、那么煽情‥‥

身上流的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!下面流的不知是淫液还是汗液?我知道期盼很久的‥‥即将到来‥‥

这时已经不需要前戏!不需要调情啦!不管心态、还是熟透的肉体,都已经淮备好啦!淮备迎接他那巨尊的幸临‥‥在我巧妙的移动阴阜配合,及极力扩张大腿的诱导下,粗大的龟头已经挤进湿漉漉的阴道口了‥‥

「哦~好粗!好大喔‥‥轻、轻一点!嘘嘘‥‥」不觉得我哀鸣出声,两手撑著‥‥

「好!好!我不动,你真的很痛吗?」

「嗯!你的好粗好大喔!我从没遇上过。都快给你撑破了‥‥」我眼波迷离蹶著嘴娇哼著说。

就这样我那张极度扩张的骚屄,含著顽大的龟头,静静地适应著‥‥

虽然不动,不过可以感觉得到,龟头还是一下一下跳动著‥‥而美穴深处开始不自主的收缩脉动‥‥一波又一波吃心的酸痒不停涌起‥‥我的双手由推拒改为搂抱,并且在他坚实的臀部加压‥‥

为了消除锥心的酸痒,我款款摆动蛇腰,缓缓挺动阴阜,去磨擦去止渴‥‥

「嗯~进来嘛!人家要你插进来嘛!」我两眼含春娇嗔的哀求著。

他听到要求,于是「咦~唔~好紧哦!」一边嚷一边用力顶著‥‥一分又一分、一吋又一吋,那柔软的花瓣为它绽放,隐密的秘道逐渐为它展开‥‥

「哦~呜~好大‥‥好粗‥‥喔~再‥‥再插进来‥‥哦~哦~」我满足放肆的呼叫声,迴响在空屋裡,消失在屋外的风雨中‥‥

为了寻求更紧密的接触,更激情的挤压!我将两腿高举紧紧扣住他的腰,唯恐他跑掉似的‥‥

突然他微微的退缩拔出‥‥我有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‥‥紧接著,藉由倾巢而出滑溜的淫水,猛力往深处捅入‥‥

「哦~呜呜‥‥‥‥会死啦‥‥戳破了‥‥呜‥‥」这魂飞魄散的一击,将我带上天啦!紧绷的躯体一下子瘫痪了‥‥娇喘嘘嘘取代了哼叫连连‥‥百骇俱酥忘却了身躺水泥地的酸痛!

可是‥‥年轻勇猛的他还没开始呢!趁著我瘫软仍在享受高潮的时候,藉著滑腻满溢的爱液,一下又一下噗赤、噗赤的大起大落肏干著‥‥

这时的我已无力以对,唯有软趴趴地任他插、任他干了‥‥干得媚眼如丝,嘴裡仅剩喃喃闷绝的力气‥‥

敏锐的花心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桩击,酥麻的快感再度甦醒‥‥骚穴裡的嫩肉又开始不自主地抽搐,像小孩贪心的嘴不断地张开闭合吸吮著,淫水更像决堤一般,一波又一波随著唧唧声往洞穴外泪泪淌出‥‥

「喔!喔!喔‥‥」一次的衝击伴随著喔声!我又陷溺在欲潮中啦!几乎快要没顶啦!无法喘过气来的樱唇一直往上抬,直到吸吻住喘气的嘴巴,我忘情的吻、用力的吸‥‥

下体隆起的秘丘,配合大肉棒的戳插,拼命的往上挺,企求更密切的结合‥‥

「哦!用力‥‥你的鸡巴‥‥快快!插到底!我要飞了‥‥嗯嗯嗯‥‥」在昏眩中语无伦次地娇哼‥‥

「咦~咦~王小姐!我的鸡巴大吗?满意吗?耶~耶~」他用力的推,尽力的插,一点也不怜香惜玉‥‥

「呜~好大!我喜欢‥‥比我老公大一倍‥‥雪!雪‥‥哦~我怎么办!以后‥‥喔!只有你能满足‥‥我‥‥」

双腿再度紧紧盘住大幅起伏的腰身,我那弹性的美臀随著起落,不断地被高高拖离;又重重地戳落地面‥‥不知是痛!还是爽?我不停的呻吟著‥‥

高潮像一波波浪潮似的,来了又去,去了又来‥‥彷彿在极乐世界一样!死了又活、活了又死‥‥淫水一股接一股的丢‥‥不知过了多久?他忽然乱了节奏!一隻大肉棒活蹦乱跳地戳著‥‥

「哦~哦~唔‥‥唔‥‥耶耶‥‥捅你‥‥干你‥‥插‥‥」嘶吼的声音不断的从他喉咙蹦出‥‥

「啊!啊!哎呦‥‥哎呦‥‥我的妈呀!呜~呜~」一波波滚烫的精液,冲击著敏感的花心,灌浆似地从张开的子宫口灌入‥‥而我挺举亢奋的秘丘紧抵著阳具旋转研磨‥‥

在研磨中高潮又蹦发出来啦!浓郁的阴精由花心喷出,洒在脉动的龟头上‥‥

风雨交加的颱风夜,笼罩著背德的激情‥‥间歇性的闪电,照耀著晰白与炽黑纠缠的曲线‥‥娇喘吁吁与喃喃鼻音交织出爱欲的乐章‥‥

后记:楼房已顺利完工啦!阿仁也依依离开回山上去了!偷情的激烈战场已经成为我现在的闺房。午夜梦迴时,那蚀骨激情的回忆,化为我自慰手淫的景象‥‥

上一篇:胭脂口红系列之茵茵和艳女

下一篇:福州按摩店的真实经历